推荐期刊
在线客服

咨询客服 咨询客服

客服电话:18910126978

咨询邮箱:zzstgw@126.com

文学论文

《单弦牌子曲分析》成书始末及其传谱者王秀卿小考

时间:2021年02月22日 所属分类:文学论文 点击次数:

清代乾隆已降,岔曲单弦艺术逐渐兴盛发展起来。 自1795 年《霓裳续谱》至1828《白雪遗音》刊行以来,可见岔曲及杂曲牌子唱词若干,唯有【马头调】一曲工尺谱始见于《白雪遗音》之中。 20 世纪20 年代,始有介绍单弦牌子曲文章见诸于报端。 据笔者目前所知,

  清代乾隆已降,岔曲单弦艺术逐渐兴盛发展起来‍‌‍‍‌‍‌‍‍‍‌‍‍‌‍‍‍‌‍‍‌‍‍‍‌‍‍‍‍‌‍‌‍‌‍‌‍‍‌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‌‍‍‌‍‍‌‍‌‍‌‍。 自1795 年《霓裳续谱》至1828《白雪遗音》刊行以来,可见岔曲及杂曲牌子唱词若干,唯有【马头调】一曲工尺谱始见于《白雪遗音》之中‍‌‍‍‌‍‌‍‍‍‌‍‍‌‍‍‍‌‍‍‌‍‍‍‌‍‍‍‍‌‍‌‍‌‍‌‍‍‌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‌‍‍‌‍‍‌‍‌‍‌‍。 20 世纪20 年代,始有介绍单弦牌子曲文章见诸于报端‍‌‍‍‌‍‌‍‍‍‌‍‍‌‍‍‍‌‍‍‌‍‍‍‌‍‍‍‍‌‍‌‍‌‍‌‍‍‌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‌‍‍‌‍‍‌‍‌‍‌‍。 据笔者目前所知,较早的文章有冯式权《岔曲的沿革》一文刊载于1924 年《东方杂志》之上。 及至1933 年李家瑞《北平俗曲略》一书出版,书中载有“百本张”岔曲之工尺谱一则。 然而,以岔曲、单弦牌子曲为对象的音乐专著的出版发行,则是新中国成立之后的事情。

  据笔者不完全统计,20 世纪50 年代出版发行的有关单弦牌子曲的音乐专著至少有如下7 种。 其一,1955年1 月东北军区政治部文化部翻印出版了《单弦》一书; 其二,1956 年2 月北京宝文堂书店出版发行了北京群众艺术馆编的《单弦音乐》(第1 版); 其三、其四,1956 年3月音乐出版社出版的由中央音乐学院民族音乐研究所编(杨荫浏等)《单弦牌子曲资料集》《单弦牌子曲选集》两书; 其五,1956 年7 月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了由沈阳群众艺术馆编的《怎样表演单弦》; 其六,1958 年1 月上海文化出版社出版了荣剑尘著、杨大钧记谱整理(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说唱团编)《演唱单弦的心得》; 其七,1958年7 月上海音乐出版社出版王秀卿等传谱、于会泳编著《单弦牌子曲分析》一书。

  若以正式出版时间先后来看,《单弦》(1955 年)一书最早,而因书上明确印有“翻印”二字,则可知其成书时间应该更早一些。 而《单弦牌子曲分析》(1958 年)的发行时间则最晚。 但是,若对《单弦牌子曲分析》的成书始末进行追踪溯源,则又可再做新的历史阐释。

  翻看该书,首页则见编著者于会泳于1955 年4 月23 日撰写的前言。 前言中明确写道:“本书原为我在上海音乐学院声乐系的民间音乐教材。 开始时,仅仅是把一个个牌子的唱腔记出谱来,供同学们在跟艺人学唱时作为辅助材料。 ”进而,该书补充了牌子的来历、用途和腔词等方面的文字材料,之后,再补充了一篇综述。 通过作者:“学唱、记谱、整理、教课、外地采访、收集参考资料、编写、校对和修改等,先后经过了两年多的时间,才编成现在这个册子。 ”

  阅读前言,可做两点思考:其一,成书时间问题。 于会泳在1955 年4 月23 日之前的两年多时间,倒推计算则应该是1953 年前后,其开始着手此事。 其二,作为原始教材问题,通常而言,作为教材,其从编写至校对,需要反复修改而成。 推知,该书正式出版前必然还有教材书稿存世。 为此追查,可见确实早于1954 年8 月便有该书油印之稿作为教材而使用。

  由此,该书成书的时间,似乎可知在1954 年8 月以前。 但是,仍需旁及他言加以佐证。嗣后,查看高厚永先生的《万古文明的见证——高厚永音乐文集》[1]中的《我所经历的上音民族音乐研究室》一文,可略知一二。 文中所记:“(笔者按:1953 年)暑假以后……民间艺人王秀卿找于会泳帮她记录单弦牌子曲,并将不同牌子的来龙去脉让他一并记下。 ”“(笔者按:1954 年5 月初)于会泳记录王秀卿的单弦牌子曲也基本完成。 他经过整理、分析,交给吴梦非为他审阅修改,后来正式出版,书名即称《单弦牌子曲分析》。 ”及至“(笔者按:1954 年)9 月以后,学校开学……由高厚永开设民歌课(以体裁分类),于会泳开设说唱课(以曲种分类),夏野开设戏曲课(以声腔分类),同时又派胡靖舫到附中开设民歌课,韩洪夫开设戏曲课。 ”

  综上可知,1953 年暑假后,于会泳开始为王秀卿记录单弦牌子曲,至1954 年5 月初基本完成,经过吴梦非等人的审阅后,于1954 年8 月油印成册,作为教材于同年9 月正式广为使用。 直至1958 年7 月由上海音乐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(仅发行650 册)。

  至此,关于该书成书始末问题似乎明了。 但是,该书的传谱者王秀卿这位民间艺人则可继续作以探究。 下文则对王秀卿的情况大致梳理一二。

  前文所述的《单弦牌子曲分析》一书前言次段中,于会泳对王秀卿做了大致的描述,原文如下:

  “本书的音乐材料,主要是由王秀卿先生供给的。 王秀卿先生是一位有着三十多年演唱经验的盲艺人,原籍河北昌平县。 一向在北京过演唱的生活,颇受听众的欢迎。 1951 年被聘请到中央音乐学院华东分院(笔者按:上海音乐学院曾用名)担任民间音乐教员。 她为人谦逊和蔼,是一位慈祥的老婆婆,最值得钦佩的是她的刚韧的毅力和蓬勃向上的事业心。 虽然她的眼睛失了明,然而生理上的缺陷并没有成为她追求事业的障碍,她的修养是很高的,为了掌握文化政治,她曾在很短的期间里先后学会了旧型及新型的盲字,用它曲记谱并经常与外界的艺人和志愿军通信,学乐理,读古诗,读毛主席、鲁迅先生的著作。 她弹得一手好三弦,然而她并不满足,每天像按时吃饭一样地照常坚持练习。 最近她还在动手编一本《三弦练习》的材料。

  她唱起来是那么悦耳动听,然而她也并不满足,还是经常听唱片、访艺人。 去年暑假大家以为她到北京去休息呢! 原来她却终日奔跑着去买书、买唱片、访老艺人、记谱、学唱和录音。 所以她会唱的腔种很多。 她说:‘我们盲艺人,在唱曲儿的时候,没有脸上和身上的本领,全凭口上的本领了! ’这就是说,盲艺人们是特别注重于吸收各种唱腔来丰富自己,以便凭音乐上的表现效果来满足听众。 她能模仿很多派别的和存在较久的牌子唱腔。 所以供给了本书非常丰富的材料(关于她的其他一切,特别是演唱经验方面,以后有机会我们另外替她详细介绍)。 ”

  除却于会泳的记载,早在1942 年《三六九画报》(第13 卷,第12 期,第27 页)里刊登的作者听寒的题名为《几位瞽目艺人》一文中,便有只言片语的记载。 文中所言:“王秀卿,此为女瞽目艺员,与翟少平合演,王秀卿并工单弦子,颇能与卢成科相比‍‌‍‍‌‍‌‍‍‍‌‍‍‌‍‍‍‌‍‍‌‍‍‍‌‍‍‍‍‌‍‌‍‌‍‌‍‍‌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‌‍‍‌‍‍‌‍‌‍‌‍。 殆女瞽目艺员中之优秀者也。 ”

  结合前文于会泳所述及上则旧报信息,可知王秀卿为女瞽目艺人之优秀者。 但是,其究竟如何优秀才能于1951 年即被中央音乐学院华东分院(现为上海音乐学院)聘请为教师呢? 至此,笔者再将金受申《北京通》[2]一书中的《瞽人艺术》一文的相关记述,摘引部分文字,推介给读者。

  文中提到王秀卿(原文一处写为王秀卿、两处写为王秀清,实为同一人,笔者统一为王秀卿)共有三处:

  其一,讲述住所归属问题(详见第324 页)。 文中所言:“乃兹府路南三皇庙内的‘务本堂’,为曲艺人才荟萃之处,此庙系在清道光年间,由瞽人购置,此堂所属瞽人,有三十人,翟少平、王秀卿,即住庙内,王宪臣、张松山、曹雨亭、刘荩臣亦归此堂瞽友”。

  其二,讲述瞽目艺人的才能问题(详见第327页)。 文中重笔浓墨记述了瞽目艺人的才能。 可见“唱曲是瞽目人的主要技能,瞽目人大都会弹弦子,所唱歌曲大别为‘细活’‘大路活’。 ‘细活’有几种:一、‘弹套’,即是瞽目人的丝竹合奏……弹全了是十三套,像【将军令】【合欢令】【海青】【普安咒】【变音板】等……要注意的是:弹套与五音联弹不同,前者以雅名,后者以巧名,是其异点。 二、‘子弟书’。 子弟书也分西东,‘东韵子弟书’是韩小窗所编……宗旨以忠义刚烈为主; ‘西韵子弟书’不是韩小窗编的……宗旨以情意缠绵为主……子弟书的特点是:‘词细’‘腔长’‘声低’。 三、‘马头调’,马头调共分为三类:第一是‘情曲’……第二是‘流泪缘曲’……第三是‘散曲’……马头调调高和寡,很是难唱,须要自弹自唱,更要会唱熟一百首曲子以上,才能出以问世的。 还有岔曲(也有放在单弦前面的),单支昆曲,都算瞽目曲师的细活。 ”

  次段叙及“瞽目曲师的大路活,也有几种:一、奉天调、乐亭调的‘ 铁板大鼓’,以说唱相兼讲究唱整本书……二、‘木板大鼓’,像梅花调、小口大鼓等,多半是单段的……三、‘快书’,瞽目人的快书,目录很少,身段表情都没有,所以很少有人注意。 四、‘单弦’,瞽目人唱单弦,多半是自弹自唱……后来翟少平起来研究新词,由唱铁板小调,改唱单弦,又和女瞽者王秀卿女士合作,演唱‘拆唱牌子曲’(牌子戏),既有王女士的专门弦子,又加以滑稽新词,很受观众欢迎,不在有眼人杜贞福、果万林以下。 节目有《四个老妈开嗙》《穷逛万寿寺》《怯太太进城》《水漫金山》《扇坟劈棺》《劝夫戒花》《杜十娘怒沉百宝箱》《钱秀才错占凤凰俦》等。 翟少平是名瞽曲师小曲刘(玉峰)的高足,很有改革歌曲的志愿,王秀卿唱曲孝亲,都是极可嘉许的。 ”

  其三,演唱场所新变化问题(详见第328 页)。 继而言之:“去年翟少平、王秀卿二人,曾在各教育馆演唱《叫花子立学堂》《预防虎烈拉》等单弦,对教育卫生很有帮助。 瞽目人上馆子撂地、电台广播是他二人起始的。 ”

  纵览《北京通》一书中,该文可窥见王秀卿才能之卓越。 因此,也就不难理解其缘何在1951 年便被中央音乐学院华东分院(上海音乐学院)聘为教师了。 由此,就更容易理解其被名垂史册的原因了。 是故,关于王秀卿的生平简介可见于《中国曲艺志·北京卷》第697-698 页的词条,笔者在此不再赘述,请读者自行查阅。

  文学论文投稿刊物:《大众文艺》杂志是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批准,河北省文化和旅游厅主管,河北省群众艺术馆主办,大众文艺编辑部编辑出版,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的文艺类学术期刊,半月刊。国内统一刊号:CN13-1129/I,国际标准刊号:ISSN1007-5828,国内邮发代号:18-45,国外发行代号:M6113。

  综上所述,《单弦牌子曲分析》一书成书始末之问题,以及传谱者王秀卿的生平问题得以领略一二。 行文至此,尚存些许遗憾,关于王秀卿的照片,笔者寻问京津数位顾曲收藏大家却始终未能找到。 为此,还望大方之家麟郢、斧正拙文,并求赐赠王秀卿照片,至此方算完结。

  参考文献:

  [1]高厚永著:《万古文明的见证高厚永音乐文集》,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,2009年5月第1版,第273-283页。

  [2]金受申著、李宏主编:《北京通》,大众文艺出版社,1999 年1 月第1 版,第324-328 页。

  作者:商树利